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頂點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盜墓王之妖塔尋龍

正文 正文_第八百五十八章 最后的一封信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最新網址:www.htuncz.live
?    我沒有看到西王母從塔樓出來,也沒有看到蒼狼出來,因為在我們出來之后,整座塔樓發生了劇烈的坍塌,整座樓搖搖欲墜就快要倒了。

    在我和古月帶著三個昏迷的人逃到了安全地帶,我都以為我們可能會和電影里邊的情節一樣,在坍塌的一瞬間被巨大的氣浪沖飛,而現實沒有那么多的橋段,整座塔樓就是傾斜了。

    此刻,鎖妖塔已經成了一座煉妖塔,大火從下到上,也在從上到下已經連了起來,一座火塔樓就出現在我們兩個人的眼睛中,我又哭了。

    我已經記不得在這次到西域哭了多少次,每一次的哭都代表著有人死亡,蒼狼的死不是很慘烈,但卻很悲壯,也許他在撲向那些藤蔓的時候還抱有一絲希望,只不過做了最壞的打算,而那些藤蔓讓這個打算成了現實。

    看著那些扭動的藤蔓,我仿佛看到了一條火龍掙扎,心中有那么一絲的快感,好像這是我能為蒼狼做的最后事情,就如同胖子要去給紅魚報仇一樣,西王母死了,王母樹也毀了,一切都結束了。

    在塔樓完全倒塌的那一瞬間,不亞于一場小型的地震,也許是這樣激發了琦夜、霍羽和張道明的求生欲望,三個人相繼醒了,看到眼前的一幕大為震驚,就問我和古月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沒有心情告訴他們,古月也沒有開口,我們依舊看著這一切的變故,我是完沉浸在悲傷之中,而古月也許早已經麻木了。

    霍羽看了看我們幾個人,忽然就抓住我的領子,問我:“老狼呢,蒼狼哪里去了?”

    我依舊沒有說話,眼睛里邊全都是淚水,依稀可以看到霍羽那凌亂的長發中間的血紅眼睛,我想他應該猜到了大概,只是一時間很難接受這個現實。

    或許,我流個蒼狼的淚只是敬佩他最后一刻的做法,感謝他救了我們,并沒有再摻雜任何其他的東西,也許是他在最后一刻還想著霍羽的安危,就像想著的霍羽一樣,所以我沒有那么難受。

    五個人像是戰敗的公雞,我們原路往回走,身后不斷傳來倒塌和爆裂的聲音,只是這種聲音越來越遠,我并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或許那些結果已經不再重要,而且回去的路非常的漫長,疲憊已經沖淡了我對于之前發生的一幕幕。

    在回到地面的時候,那是一個雨夜,我們沒有做任何的休整,就是不斷地走著走著,仿佛這次沒有以前要回家的感覺,甚至感覺距離家越來越遠了。

    盜墓多了,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好像墓就是家,而家就變成了遠方,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迷失的,在我被雨澆醒的夜幕中,我才感覺自己到頭來失去的要比得到的多的多。

    我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回到那個小村子的,在我醒來自己已經在吸氧了,身邊有一個老外醫生,他用小手電照了照我的眼睛,對著旁邊的人說了句英文,大概是我并無大礙。

    一路上的疲憊,最終能活著回來,已經沖淡了我對于其他人的死亡傷痛,我只是問了問他們是什么人,我們出來的五個人情況怎么樣,有沒有見過一個胖子出來。

    回答我的是一個中文很差的老外,說是從后往前回答的,說沒有看到什么胖子,我們五個人都脫離的危險期,其中傷勢最重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一個小時前也確定沒事了,他們是眼鏡蛇公司的,順帶嘴還告訴我這次他們的人莫名其妙地被殺了一大半。

    我就繼續問他,那個漂亮女人長什么樣,同時也問了誰殺的,畢竟這兩個問題涉及到了三個人,胖子、琦夜和古月。

    老外描繪了一下剛剛脫離危險漂亮女人的模樣,我知道是古月,他還表示他很敬佩古月,因為古月身上的傷遠比我想象中的嚴重,肋骨斷了四根,內臟也有傷,不過他讓我放心,他們的醫生的醫術非常高明,人還是救了過來。

    在說到造成大量死亡的人,老外也是一頭霧水,他很直接地告訴我,對方使用的都是非常先進的裝備,有些連他們國家都還沒有研制出來,他絕對以后再也不敢來中國了,這里太神秘太可怕了。

    大概過了有半個月,我幾乎都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只是感覺過了這么久,在我打算出去走走轉轉的時候,已經看到其他人收拾東西,說是近兩天要全部撤離這個地方,哪里來的回哪里去。

    我并不奇怪,因為在期間已經聽說了眼鏡蛇公司的老板死于那場可以稱之為圍剿的戰斗中,所以現在的眼鏡蛇公司已經支離破碎,老話說就是他們已經群龍無首了。

    在我走出院子的時候,發現霍羽正從門外走了進來,他是來跟我告別的。

    我這就表示很詫異說:“師兄,反正不都要走,我也回北京,怎么要有告別這么一說呢?”

    霍羽說:“師弟,我該做的已經做了,古月不想回北京了,她想留在這里,所以我想要留下來陪她。”他的話讓我愣住了,心里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很酸,但又說不出來。

    片刻之后,我問他:“那師傅你不管了?”

    霍羽說:“我已經和師傅通過電話了,他說讓你回北京去找他,他的時日不多了,你不能再在這里耽誤了,他說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訴你,晚了也許就見不到了。”

    我很難相信這是真的,感覺又可能是一個什么陰謀陷阱,就說:“師傅可是把你一手拉扯大的,他要是都到了這種地步,你憑什么不回去?”

    霍羽的淚終于忍不住流下來,他哭了,我是第一次見到他哭,而且是哭的非常的傷心,沒有再跟我說別的,只是在臨走的時候,說:“師命難違,你快些回去吧!”

    當天,我去看了琦夜和張道明,發現他們早已經離開了,而我只能背著里邊一件冥器都沒有的背包,也不知道是誰把東西摸走了,離開了昆侖山腳下,坐車先是到了拉薩,然后坐飛機回了北京。

    我下了飛機直奔呂天術的家里,可是家里的門開著,里邊卻沒有一個人,我在他的臥房找到了他,他已經死了,尸體都有些發臭了,我很難相信一個叱咤風云的人物,最后會落到這樣的下場。

    在他的桌子上,我看到了一封書信,是他寫給我的,上面寫著:“張林,親啟。”

    我看著他僵硬的尸體,看著那張原本應該屬于我的臉,這就是說,我死了,至少在卸嶺派的門人會是這樣認為,那么再加上呂天術、霍羽和蒼狼生死未卜,那現在卸嶺派會變成什么模樣,我已經不敢去想象了。

    在冷靜下來之后,我先是打了電話,告訴所有人我回來了,那些門人一聽自然唯命是從,都問我什么時候回來的,反正就是一番噓寒問暖的話,但是我已經感覺到人心變了,好在我是以呂天術的身份。

    我告訴他們給準備一口棺材,名義上是給蒼狼用,其實是給呂天術用,我不能讓別人知道張林出了事,因為這是呂天術在信里的安排,同時他講了很多事情,幾乎包含了我所想知道的事情,只是他的大限到了,沒辦法等我回來了,只能用書信的方式告訴我。

    我不想把書信上面寫的東西告訴任何人,只是想著找個安靜的夜晚好好去回想,那是一整件很大的事情,說不上是陰謀,對于我而言應該算是計謀,一個師傅最后留個徒弟的東西。

    所以,我先是把呂天術入了棺,而此刻他的臉已經被我砸爛了,這也是他的安排,任何人都無法相信,我一個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只能說是逼到了那個份上,不得不去那么做,畢竟他還是我的臉。

    在把呂天術下葬之后,我給霍羽打了電話,他只是嗯了幾聲把電話掛了,我也許能夠想到在掛了電話之后,他會是如何的奔潰,但沒有親眼見到,我不想再去推測,因為自己已經這樣推測了好幾年,這實在是太累了。

    我去了蒼狼的家里,算是做做樣子給外人,也算是自己想去看看,因為我不知道蒼狼家里還有什么人,也沒有聽他提起過,所以拿了一百萬過去。

    通過一個伙計旁敲側擊到了蒼狼家的地址,我進去了,開門的是一個女人,很普通的女人,家里有七八個孩子,看到這樣,我的眼淚就差點下來,本以為他是孤家寡人,沒想到他居然擁有這么一個大家庭。

    女人不認識我,也就是說她不認識呂天術,我只好用呂天術的身份,把實情告訴了這個女人,女人很平淡,她喂著最小的一個孩子吃飯,對我說:“他說過,只要是您來,他就回不來了,他一直在給我灌輸這些,所以在看到您來的時候,我已經感覺到了。”

    女人說完,淚珠開始往下掉,那些孩子很乖,給他們的媽媽擦淚,看得我又是一陣的心酸。

    通過聊天,我得知這些孩子都是流浪兒,是蒼狼和這個女人收養的,又說了許多安慰她的話,我把支票撕了,改了一張五百萬,然后就離開了。

    很難想象,一個盜墓賊居然有如此的善心,我還記得蒼狼一口一個“老子”的表情,他仿佛就是一個無拘無束的散人,只是沒想到一切都是表面,誰都不知道一張臉下面,藏著一顆怎樣的心。

    一路無話,我是一路走回呂天術的家的,北京城真是太大了,到了已經是晚上八點,我買了啤酒和白酒,沒有買任何的下酒菜,喝著酒開始看那封信。
最新網址:www.htuncz.live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